導航菜單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花草種子網 >  經營理念 >  » 正文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盛大登陸器-果樹哭了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內容摘要:盛大登陸器▲愛彩網【a5805.com】▲爲您提供盛大登陸器高手論淡、盛大登陸器走勢圖、盛大登陸器開獎結果、盛大登陸器開獎記錄、盛大登陸器預測、等有任何問題有24小時的在線客服 ,幫您及時解決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臨走前外公戀戀不舍的撫了撫刻有曾祖母名字的墓碑,像父親叮囑孩子似的說:“我身體不大好了,也不能像以前一樣時時刻刻陪著你,照顧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真正懂得欣賞荷的人,才真正懂得愛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——題記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咔啦——”一道閃電撕裂了夜的帷幕,罩在滿眼血絲的人們的頭頂。刹那間,周圍明亮得有如白晝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明亮的手術室裏,雪白的床單,高聳著肚子的孕婦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豆大的雨點噼裏啪啦的落下來,敲打著一圓池塘裏的荷葉,好像大珠小珠落于玉盤。擊打得那荷葉搖晃不止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鮮紅粘稠的血液,空氣中甜腥的氣息,被手抓破的被單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是夜,大雨如注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啊——”洪亮的嬰兒哭聲響起,並不悲傷,卻那麽響亮,仿佛他的哭聲不爲別的,只爲昭告他的存在,讓世人知道,一個生命已然降臨人世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轟隆隆——”一聲巨響,將睡夢中的人驚醒。拭了拭頭上的冷汗,不禁皺了皺眉。又做那個夢了嗎?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窗外窸窸窣窣的,有些異常的聲響。他漫不經心地向窗外望望,剛轉回頭,就聽見“啪”的一聲,緊接著便有嬰孩的啼哭聲響起。他一骨碌坐起來,飛也似的奔向了門外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個正在嚎啕的女嬰,躺在他門口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愣愣的在門口站了好久,才手忙腳亂的抱起嬰兒,凝視著她因爲哭泣而發皺的臉蛋。老天,是你憐憫盛大登陸器失去了女兒,才從天而降這樣一個娃娃給我嗎?他來不及想這孩子是誰家的,爲什麽會出現在他家門口,只一心一意的把她當做上天賜予他的禮物,咿咿呀呀的哄她入睡。孩子很好哄,不一會就香甜的睡著了,不時還匝吧匝吧小嘴,不知在做什麽美夢。他抱著她,卻覺得手裏的包裹似乎有些異樣。掀開包袱一看,一下子就怔住了。這女嬰竟然沒有下肢,下半身該長腿的地方竟只有殘缺不全的肢體!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腦子嗡的一聲,又回到了那年,那個日子,是他們全家的噩夢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晃了晃身子,倒了下去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……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醫院病房的窗下是一大片池荷,綠綠的荷葉一片片挨挨擠擠的,好像一個碧綠的大圓盤。剛剛冒出水面的嫩葉,它緊握著綠色的小拳頭,顯示著生命的堅強;而那圓大若盤的荷葉上沾著晶瑩透亮的水滴,微風蕩過,猶如滾動的串串明珠………大朵大朵的荷花立于池中,白裏透紅,紅中帶粉的嬌嫩的花朵,猶如羞澀的少女,不禁讓人産生憐愛之心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偕著妻在院中漫步。“這荷開得真好。”他說。妻只是輕輕地“嗯”了一聲。轉過頭,二人相視而笑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妻懷著身孕,這幾天便要到了臨産期。望著身邊溫柔的她,他的心裏充斥著喜悅與靜谧。他和妻是大學同學,郎才女貌,兩情相悅。她嫁過來之後,又極是溫柔賢惠,將他的工作生活安排的有條不紊,似乎無論任何事,只要一經她的手,便就變得順利而又圓滿。如今心愛的她又將爲自己生下屬于他們的孩子,這叫他怎麽不興奮,怎麽不激動!望著妻,30琥珀色的光線溫柔地在她細長微閉眼睫上輕輕跳躍,他的嘴角上揚,定格成43的微笑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身後的池中,荷花在努力地綻放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……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天陰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妻生産了,大人和孩子都很平安。可結果卻令他難以置信,那孩子竟然先天殘疾!他無論如何也不能相信這個事實,在妻面前他還能勉強保持鎮靜,可一到現在他獨自一人的時候便頹喪而又絕望。該如何是好?他無力的蹲在那一池荷花前,雙手不禁微微顫抖。一夜間,他仿佛衰老了十歲。他的心中湧現的,是妻麻醉過後喜悅的面龐,是看到孩子後驚異的表情,是震驚過後紅腫的眼……突然,天邊傳來一道驚雷,他茫然地擡頭望著天空,看到陰雲密布的天空……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是夜,大雨如注。風呼呼地刮過,席卷了整片池塘,那些荷在烈風的摧殘下東倒西歪,瑟瑟地顫抖著。花殘,蓮蓬枯瘦,只余滿池青青荷葉的荷,孤寂而又寥寞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……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悠悠醒轉,憶起了後來的事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後來,他曾無數次怨恨過,怨恨老天的不公,怨恨自己的無能,怨恨醫生爲什麽沒能子在妻生産之前發現胎兒的畸形,甚至怨恨這個孩子爲什麽要降臨人世給她的父母帶來麻煩……甚至,他曾想趁著妻熟睡,偷偷的把嬰兒送走。可是最後,他還是留下了那孩子。因爲他心中一直有一個聲音在反複的說:不能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後來,那孩子長到8歲,死于一次矯形手術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現在,面對和當年相似的情形,只是那不是自己的孩子,自己也似乎並沒有必要一定收下這個畸形的嬰兒。何況,經過當年那一場,自己的積蓄已所剩無幾,所說不至于餓肚子,可現在也是省吃儉用,哪裏有錢再爲這個孩子治療?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怎麽辦?是把孩子送到別處,就像她原來的父母一樣?還是送往孤兒院?抑或聯系公安部門,幫助尋找她的父母?還是,自己留下她,把她當做親生女兒?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歎口氣,抱著女嬰出了家門。不知不覺的,便走到了當年妻生産時的那家醫院。只見那晚衰敗枯瘦的荷,如今又袅袅婷婷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歎了口氣,低下頭,望著孩童幹淨的睡顔,笑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孩子,以後就叫荷生吧。 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十一婆柱著拐杖站在村口的馬路邊上,眯縫著那雙混濁的眼睛,望著三三兩兩從鎮上趕集回家的人.西邊的天已不再發白,兒子倆口子早上去鎮上賣炸麻花,也該回來了.其實,兒子倆口子早已與她分了家,這樣的等待.她自己都不知道是爲了什麽,也許是一種習慣.一種習慣成自然的愛.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十一婆年輕守寡就這一根獨苗,從兒子上學起,每到這個時辰,.兒子沒有回來,她就站在這兒等他,然後母子一起高高興興的回家.記得有一次,她有點事耽擱了沒到村口去接兒子,兒子竟然傻站到天黑,就是不肯回家,說一定要等到媽媽來接,才踏實.從那以後,無論多忙,只要兒子外出,十一婆都要在村口等.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的眼睛有些發酸,淚水不自主的在眼裏發亮,這點亮光,卻幫她瞅清了那倆個漸近漸近的身影.十一婆長舒了一口氣,緩緩轉身在路邊摟了把柴禾,忙不叠地朝她的家-----果樹地裏的小果房走去.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媽,等一下,今天還剩兩根麻花,你拿去吃吧,”兒子急步上前:也沒有多人余的,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不,不,你快拿回家給青兒吃,我有,”十一婆一邊推著兒子遞過來的飄香的麻花,一邊偷眼瞟了一眼兒媳的臉色.兒媳一聲不吭,十一婆無趣地抱著柴禾逃也似的跑向她的家.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給你媽吃,你媽沒牙咬得動嗎?”她的背後傳來兒媳狠狠的聲音十一婆蹒跚地走在果樹地裏,她一只手柱著拐杖,一只手彎腰去拔那些綠瑩瑩的蒲公英.她要將這些蒲公英用面粉一拌,上籠屜一蒸.做一頓很可口的疙瘩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樹上的青果調皮地爬在她的肩上,朝著她傻笑。十一婆的心裏敞亮了許多,她突然想起自己已經與這些果樹在一起生活了幾個月了。她把家搬到樹地裏的時候,樹上的花兒開得正是繁密,桃花,梨花,蘋果花像歡迎她似的,豔麗似血,潔白似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有點埋怨起自己來,爲了一些煩惱的小事,忽略了這些可愛的小家夥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現在想想,兒子兒媳也不容易,自己沒有給他們留下什麽家業。兒媳與兒子結婚那會兒,家裏幾乎是一貧如洗,是能幹的兒媳,靠著炸麻花的手藝,帶著兒子趕集賣麻花,撐起的那個家,如今,蓋上漂亮的二層洋房,住得舒坦點,單憑老實的兒子,現在的日子還不一定什麽樣呢?況且,他們不是要趕自己走,而是要在洋房的一樓開個糧油店的,自然就沒有多余的房子讓她住,我一個老婆子住這兒也挺好,天藍,空氣也好,又安靜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樣想著的十一婆,她的病腿仿佛輕快得能飛了似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十一婆真的是老糊塗了,她不知道,殘酷的冬天比哪個季節來得都早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紅彤彤的果子被送進溫暖的果庫,樹上的枯葉被秋風剝落得幹淨無痕,光禿禿的枝丫變得有些冷酷無情,真正的冬天降臨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十一婆的果樹房裏冷如冰窖。她倦縮在土炕上,盼著天亮。雖然她將土炕燒得很熱,但卻架不住冷風冷氣的搜刮,她的土炕仿佛也要抛棄她似的,涼得冷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白天的陽光溫暖如爐,如約而至,夜晚的冷酷仿佛與它無關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十一婆靠在果房門前,曬著太陽,她的身上暖烘烘的,她似睡著般,有點迷迷糊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只田鼠探頭探腦,在尋找著食物。十一婆睜開眼睛,起身走進果房,在自己的米缸裏抓來一把玉米粒,灑在田鼠的面前。小田鼠試探地邊嚼邊斜眼瞄著四周,一會兒,它便感到了安全,大膽地吃起來。小田鼠鼓著肚子,滿意地溜之大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十一婆想起什麽似的,她來到兒子的家門口,想進去給兒子要一件棉被。她看見兒媳正在忙著給一位村民打油。十一婆突然又沒了勇氣開口,她轉身朝著自家的麥草堆走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在自己的土炕上鋪了一層厚厚的麥草,再鋪上褥子,現在暖和多了。她點燃炕洞裏的麥草,將土炕燒得火熱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年三十快來的時候,十一婆找到村支書,想回家過年,她怕別人笑話兒子,說兒子的什麽壞話,說過了年,她還搬回果房。可是,兒媳的工作沒有做通。支書就對十一婆說:“村裏調解不下去,你可以到法院去告他們,我給你寫訴狀,”“到時候再不行,盛大登陸器帶人拆了他的洋房,看他不養你”。支書帶氣的話,卻嚇住了十一婆,她連忙說自己不要回兒子的洋房,讓支書千萬不要告兒子,拆她們的洋房。以後的幾天,支書再來找十一婆,她說什麽都不讓再找兒子的麻煩,口口聲聲稱自己喜歡一個人住,說清靜,親戚過年來帶的禮什麽的,也沒人與她分,多好。支書只好暫且做罷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年三十的晚上,她早早地包了些自己愛吃的韭菜餡餃子,美美地獨自吃了頓年夜飯,將土炕燒得暖暖的,惬意地靠牆坐著,聽著一陣接一陣的鞭炮聲,不知不覺地沉睡過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也許,年三十的土炕太讓她溫暖,讓她香甜;也許,她真的累了,也不想再感受寒冷的可怕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那個家家團圓的夜晚,十一婆的果房化成了灰燼。奇怪的是,沒人知道什麽時候,十一婆和她的果房消失了,也不知什麽時候,厚厚的白雪已將那些灰燼掩蓋得嚴嚴實實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太陽照例爬上十一婆兒子洋房的屋頂,只是那屋頂顯得那樣的刺眼。樹枝上的白雪隨著寒風叭叭下落,拍打著地面。果樹低下頭,傷心的淚水濕潤了幹燥一冬的大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01